您好,欢迎来到阳春地产网。  [我要登陆]   [我要注册]
文化沙龙信息
岑圣权:我故意让民国女子带着淡淡的忧伤
发布时间:2017-02-08  

出场

岑圣权,又名今山子,1951年生于广东阳春。现为岭南美术出版社编审、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南方分院画家、广东楹联书画院副院长、广东省连环画艺术委员会常务理事。

创作史

岑圣权不像其他艺术家那样长发披肩、仙风道骨,相貌平平、略显清瘦,衣着随意的他,看起来就是普通人一个,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但谈起绘画艺术来,他又开始滔滔不绝,言语带笑。岑圣权的父亲是一名木匠,喜欢在自己做的箱子、柜子上面描画、雕刻一些花鸟虫鱼,受父亲的影响,岑家三兄弟都很喜欢画画。岑圣权7岁的时候,正赶上大跃进,他画了一批充满想象力的画:南瓜大过房子、花生壳可以做军舰,肥猪胖似大象、高楼直插云霄,奔马快如疾风……父亲见他的画天真可爱,就鼓励他将画作寄给毛主席。过了一个月左右,岑圣权收到了中央办公厅的回信:毛主席很高兴收到你的画,希望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好本领,更好地描绘祖国的大好河山。这件事在阳春县城引起了轰动,岑圣权也因此被誉为“绘画神童”。

青年时期的岑圣权正赶上上山下乡大潮,画画成了他工余时间的娱乐和消遣,木刻作品《将青春献给橡胶事业》,让他走进了《兵团战士报》,上世纪80年代初,岑圣权开始创作连环画,《戴镣铐的侦察员》让他出了名,《我的儿子安珂》奠定了他在岭南连环画坛的地位。1994年,40多岁的岑圣权又毅然放下手头的工作,走进了暨南大学中国文化艺术中心研究生班,师从林墉,广泛而系统地学习美术理论和中国人物画创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岑圣权发现,自己的创作风格,对表现女性题材,特别是表现女性的美丽、优雅、安娴、淡静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他调整了自己的创作方向,开始专攻民国青年女性形象人物画。

在问到为何选择民国青年女性形象作为创作题材的时候,岑圣权谈到了自己的母亲。据悉,岑母在七八岁的时候曾被卖给有钱人家当婢女,女主人是一个20来岁的漂亮女人,男主人参加革命一直没回来。女主人对岑母非常好,教给她很多人生的道理和做菜的技巧。岑母在那里一直做到18岁,结婚生子后还经常给孩子们讲起女主人的故事,岑圣权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懵懵懂懂:听说地主婆都很凶,为什么妈妈一直说她美呢?后来听得多了,他开始对英雄辈出、烽火连天的民国时代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长大以后,他又看了很多历史书籍,上面也有类似的凄美故事,“那是一个西学东渐的时代,很多女子开始接触到西方的文明,但封建枷锁使她们无法走到前台。民国时代基本上是一个男人的时代,他们的女人大多数被遗忘被抛弃,只能在后面看着男人和时代渐渐远去。”缘于这段带着淡淡忧伤的往事,岑圣权笔下的民国女子总是眼神迷离,若梦,藏神,不事张扬,眼神中似乎包裹着地老天荒的忧怀、感伤,带点儿倦怠、闲散、风情万种,却充盈着天然造化的古朴、恒真。

行情

 “民国倩女系列”估价每平方尺7000元左右

 @漠阳(采墨堂艺术总监)

 岑圣权多年来专注于民国题材,他笔下的人物带着岁月和文化的沉淀。他的“民国倩女系列”现在的价格是7000元左右/平方尺,“民国母子情系列”的价格大约是4500/平方尺。广东侨鑫、广州皇玛、广东益诚、融德国际、广东省拍等拍卖行曾经拍卖过岑圣权的作品,最近成交的“民国倩女系列”之《绿荫》是在201413日广州皇玛拍卖会上,尺寸为145cm×77cm,成交价4.6万元。

谈艺录

在写意和工笔之间寻找契合点

南都:在您的理解中,艺术是什么?

岑圣权:艺术就是用美的事物去打动人,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很多画家不敢画美女,因为很容易俗,美女与俗气就一步之遥。首先要用情感,其次要有韵味,技巧反而是次要的,我不希望那些线条之类的技法跳出来。现在都市人生活繁忙、烦躁,我希望他们能够在我的作品中得到片刻的宁静。

南都:您的民国倩女系列,有没有固定的原型?

岑圣权:没有,她们综合了我对这个时代对美的理解。我在创作的时候,故意让画中人与观画人有点距离,她们的表情,总是带着一点淡淡的忧伤,观众在猜测她们心事的过程,等于参与到了艺术创作之中来。

南都:会不会把身边的女性当模特进行写生练习?

岑圣权:会啊,哪怕是很年轻的现代女性,我都可以把她们画得很典雅。但那些太活跃、太生猛的我不喜欢,眼睛骨碌碌转的我更不会画。

南都:会不会觉得现实中的女孩子和民国女子之间的差距太大?

岑圣权:她们只活在我的想象中,跟梦一样。

南都:在表现手法上,你的画有什么独到之处?

岑圣权:我努力在写意和工笔之间寻找一个契合点,五官是用的工笔画的技法,衣服和背景用的是小写意,工笔可以细致地反映人物的内心世界,其它地方的松,反而更能衬托出五官的细腻和精致。我也学过油画,油画对绘画的工具和环境要求都比较高,还是国画更适合我。但我会在国画中吸收西方油画对光影、结构的处理技巧。

专家说

他把对民国女子的怀念诉诸笔墨

岑圣权所作青年女性形象,总的情调是安娴优雅的,这和紧张喧嚣的现代社会生活恰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善于运用“兼工带写”的技法表现各类形象,用笔有松有紧,挥洒自如,他画一个少女黄昏时分敲打一扇古老的木门,少女的脸和手以工笔画成,十分细腻,而衣服、木门以写意画成,背景的墙壁则用大泼墨,三种技法结合得很好。

 ——— 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迟轲

广东画人在本土清末民初这段逝去的怀旧忧伤中,在传统与现代的激烈碰撞和转折的历史情景下,少有发展与关注,而岑圣权恰好探进了这一新旧交融、解构的历史帷幕里。

——— 著名画家、书法家卢延光

岑圣权不经意地将生死契阔写于纸上,暗把一场风月流转,用了他对民国的怀念,将这一墨一韵,融入况味的心境,他指尖的墨,成了人们的故事。看着岑圣权的画,宛如天边那轮阴晴圆缺的明月,世世代代,又年年岁岁地演绎着尘世间的悲喜哀乐。不知道几时,我们也可以拾一枚念想,静立阑珊,心头开出的花,微微溢出画面的馨香来,延伸着清秋,涉过远古的时空,肆意疯长,岁月就疼了。

——— 澳门著名女作家黎乐

代表作

《轻轻地,我对你说》

 尺寸:136cm×68cm

 估价:5.6万元

 《晌午》

 尺寸:136cm×68cm

 估价:5.6万元

《绿荫》

 尺寸:145cm×77cm

 成交价:4.6万元

 “民国母子情系列”

 尺寸:136cm×34cm

     估价:1.8万元/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