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阳春地产网。  [我要登陆]   [我要注册]
文化沙龙信息
永生堂,在战斗中永生
发布时间:2017-02-08  

PJPG000060327002

                                     (位于春城雅铺街36号的永生堂

    从1945年6月直至1949年10月阳春解放,永生堂处在敌人的心脏,屹立在漠阳江之滨,时间长达4年之久,始终没有暴露。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PJPG000060327042

                                                          (当年“永生堂会议”的方桌长凳仍在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阳春有一位忠诚的革命者,坚定地将自己处在街市热闹地段的祖产家业——永生堂中药店,秘密献给共产党用来做地下交通联络站,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深深地吸引了我们。

“七一”前夕,怀着无限敬仰的心情,我们来到阳春春城雅铺街36号,参观了具有革命历史纪念意义的中共阳春县地方组织交通联络站旧址——永生堂。这是一座占地面积约200平方米,由两间青砖瓦房构成的古朴大屋。与周围一些现代楼房相比,永生堂显得古色古香,门口上方,一块“革命旧址‘永生堂’”的牌子让人肃然起敬。进入屋内,按照当年摆设布置的中药材大柜和长柜台,我们感受到这家有着一百多年历史老字号中药店的不平凡和与众不同。通过木楼梯走上阁楼,目睹当年“永生堂会议”的方桌长凳仍在,骤觉浓烈的史风袭来。

夏日的阳光透过瓦面中的透光镜洒在屋内的地板上,将室内照得明亮。恬静、安宁、洁净替代了当年的热闹、壮烈、拥挤,成为永生堂现在的特色。望着屋内的一切,阳春市党史工作者详实地介绍了当年我党领导下的那些富有勇敢斗争精神的革命者,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巧妙地利用永生堂的多种有利条件,从事秘密的地下工作,同时将赚来的利润支持我党领导开展武装斗争。

 “永生堂成为党组织秘密工作点

这位忠诚的革命者名叫曾昭常。

曾昭常1919年生于今阳春市春城镇升平村委会黄竹头村。其父曾仲书当时是春城颇有名望的一位绅士,为人厚道,乐善好施,他将祖产永生堂经营得很好,曾任过阳春商会会长。受进步思想的影响,生于富裕家庭的曾昭常却在1939年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33月,曾昭常骗家人说要去桂林读大学,却上山参加了抗日游击队。19452月,部队西进至新兴县蕉山宿营时,遭到国民党部队的突然袭击,突围时他脚部受伤,在新兴县天堂镇幸得一位农民收留,将他藏在一个山洞疗伤。由于与部队失去联系,他便托收留他的人带信给家人,称在桂林返家路上得了一场大病,又遭土匪打劫,回不了家。他二哥接信后,即派人将他接回了家疗伤。

当时阳春的形势非常险恶,因为阳春人民于19453月发动武装起义,建立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第六团,国民党随后进行了疯狂的反扑。4月,国民党158468团重兵进驻春城,到处追查起义人员及其家属,捉人封屋,敲诈勒索,对被捕的共产党员更是格杀勿论,党员家属亦备受摧残迫害,阳春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面对身体的伤痛和敌人的残暴,曾昭常没有动摇,没有悲观。在永生堂养伤的日子里,他仍在苦苦寻找党组织。5月,伍伯坚任中共两阳工委宣传部部长兼阳春县特派员,得知曾昭常的情况后,及时上门了解、考察。经过伍伯坚的审查,曾昭常恢复了党组织关系。

当时伍伯坚住在春城洗马街刘义兴店,曾昭常考虑到多一个居住地点和活动场所,能更好地掩护党组织开展地下工作。于是主动提供永生堂作为掩护工作使用。19456月至1946年底,伍伯坚经常住在永生堂,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从此,永生堂成为阳春党组织领导机关的秘密工作点。

19465月,广东党组织在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北撤后,停止了武装斗争,进入了分散隐蔽阶段。为进一步贯彻分散、隐蔽方针,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各地党组织由委员制改为特派员制,继续领导地方党的工作。

19466月,陈明江任中共阳春县特派员。7月底,陈明江在春城永生堂药店召开原县委委员会议,李重民、伍伯坚参加,曾昭常、黎新培列席。陈明江传达了中共中央在东江纵队北撤山东省解放区后对广东形势的分析和要求,中共中央估计可能亮了北方,黑了南方。南方党组织要积蓄力量,培养干部,发展党组织,等待时机,充分利用统战关系开展合法斗争,打击敌人,团结群众。

19468月,中共阳春县特派员陈明江调往南路工作,原县委委员李重民也撤离阳春往香港,留下伍伯坚在春城刘义兴店继续等候上级派来的新任特派员领导阳春地下党组织。9月,李信调来担任中共阳春县特派员,他最初住在永生堂,经常与伍伯坚在永生堂商议工作,得到曾昭常的悉心照料。

曾昭常主动将永生堂献给党

曾昭常的父亲曾仲书辞世后,永生堂由曾昭常的二哥曾昭烈经营,由于经营不善,生意欠佳,但实力犹存。

19464月,曾昭常为了更好地为党组织提供地下活动点和活动经费,主动向党组织提出,要把永生堂中药店献给党,得到了县委书记陈明江的赞同。于是,他向家人提出分家,表示不要乡下房产田地财物,只要永生堂中药店。当时他的两位兄长不同意分家,因为他们的家庭日常开支仍然要依靠永生堂维持。母亲认为三个儿子当中,曾昭常文化高,见识广,朋友多,最有能力发展永生堂的生意,重振祖业,同意了曾昭常的意见,出面召集亲戚和族中长老进行商议,大家亦认为永生堂交由曾昭常管理最为适宜。最终永生堂作为家财中的一份,归曾昭常所有。永生堂当时价值2000元白银,折谷800多担,在当时来说是相当可观的。

19465月,曾昭常将永生堂的全部资产秘密奉献给党组织。19471月,中区党组织从新会调容忍之到永生堂当内掌柜。曾昭常表面上是永生堂的老板,公开职业是崆峒中心小学校长,但实际上他从来没有在永生堂取过一分钱,他的日常生活开支全靠他的工薪收入。他与柯明镜结为革命伴侣后,柯明镜也有自己当教师的工薪收入,她每学期的工薪谷都由容忍之经手收归永生堂,除吃饭穿衣等基本生活费外,其余的全部作为党费由党组织统一使用。

永生堂全力为革命提供资金物资

曾昭常分得永生堂后,党组织考虑到他家庭的实际利益,作出不收取他两位兄长及其家人药费的决定。这样既缓和了兄弟间的关系,又赢得了亲友的广泛好评。永生堂每年约有500元白银的利润,初期抽调一半给中区党组织,后期提供给部队部分药物和为县党组织提供活动经费。永生堂为满足中区党组织和部队医疗药品的需要尽其所能,全力以赴。

1946年冬,中区党组织为了解决副特派员黄庄平在阳江城建立领导机关所需经费,从永生堂抽取现金换成港币2500元送交黄庄平,用于在阳江城开设均祥店,以做生意掩护开展工作。不久,均祥店因亏损歇业,另开广源店,永生堂也提供了部份资金。

这样一来,永生堂被抽出了三分之一的资金,以致一时资金周转困难,陷入没钱进货的困境。为了恢复永生堂元气,曾昭常用个人名义做谷会的方法筹集资金。由于信誉好,很多亲戚朋友都踊跃参加谷会,永生堂因此渡过了困难,重现生机。1947年秋,党组织筹集资金购买机帆船用于阳江沙扒交通站至香港航线,以保持中区党组织与中共中央香港分局的联系,又从永生堂抽取一笔款补足购船款。

抗日战争胜利后,活动在两阳山区的两阳人民武装部队给养十分困难。特别是在1948年实行大搞方针,部队有了很大发展,急需大量治疗疟疾和感冒用的奎宁和APC等常用药物。为此,党组织通过永生堂托人从广州、江门、湛江等地采购回来,再转送部队。有一次,春南部队需要一批军用雨布和胶鞋,由于当时物资条件差,市面上购买不到成品,于是曾昭常亲自采购厚棉布(扣布),将扣布油上桐油,晾干后托邻居灯笼制造店加工。同时,托人代购汽车轮胎,送刘义兴店交通站刘传发交给鞋匠加工成简便凉鞋,按上级要求如数分批送去部队。

永生堂为中心建立交通情报网

永生堂当时地处春城繁华路段,经常有各式各样的人物进进出出,且社会层面复杂,有平民百姓,也有国民党的县党部书记长、镇长,他们常来店请老中医陈绍基等坐堂医生诊病、买药;还有经纪、商人和乡长、队副及便衣警探等,常在永生堂谈天说地。这样,我方在永生堂就能从他们的言谈中为党收集到不少有价值的情报,并秘密将之送到两阳武装部队。

19464月,党组织调曹河到永生堂当勤杂工,任中共阳春县委政治交通员。永生堂建立了交通站,担负起上层机要交通联络工作。19479月,李信任中共两阳特派员,在阳春建立以永生堂为中心的地下交通情报网,永生堂与先农乡、蟠龙乡和阳江江城中心区委的地下交通站都保持直接联系,通向部队和上级领导机关。先农乡交通站负责人邓水生等就经常以卖柴、配药为名到永生堂与容忍之接头。

194712月,阳春县党组织领导成员张慧明(负责组织工作和妇女工作)乘国民党新县长上任后进行人事调整之机,通过当时任国民党县妇委会总干事的中共地下党员李丽华的关系,选派曾昭常妻子柯明镜打入国民党县政府秘书室工作。柯明镜乘工作之机,多次机智地带出准确的军事情报和封屋捉人等情报。19481月,敌人计划兵分三路围剿我游击区,企图一举歼灭我两阳武装主力部队。柯明镜得知这一绝密计划时,深感事关重大,她不顾个人安危,冒着生命危险复写了一份带到永生堂,经容忍之和陈钧整理后再转送李信。部队及时获得这一重要情报,迅速转移,使敌人围剿扑空,阴谋破产。

1949年夏,部队要求春城区委搜集敌军情报,供领导机关制定迎接南下大军解放阳春的作战方案。区委组织人员展开细致的调查、侦察,并将收集到的情况在永生堂进行综合整理,写成详细的书面报告及时送到部队。同年夏收后的一天,永生堂收到部队派人送来一枚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第二支队图章和一份文告。当晚容忍之便组织人员在永生堂阁楼上抄写文告,盖上大印,张贴在春城主要街道,令到国民党当局大为震惊,革命群众为之欢欣鼓舞。

为解放阳春立下功勋解放后成为教育基地

19491022日晚,南下大军先头部队抵达春城,春城区委担负起与大军先头部队的联络工作。当晚,永生堂全体员工在曾昭常和容忍之的带领下,分头点亮煤油汽灯,迎接解放军的到来。天一亮,曾昭常派出柯明镜通知地下党员,分头组织青年民主同盟盟员、进步学生写标语、制红旗,开展一系列迎接解放军的宣传活动。

由于敌人向西逃窜,漠阳江上没有可让解放军主力部队通过的桥梁,曾昭常当晚又去发动水上居民搭浮桥。他们认识曾昭常是永生堂的老板,一经动员,很快就在官亭口和黄竹头渡口用船搭成两座浮桥,解放军得以迅速通过漠阳江追击逃敌。

解放军进城后,春城人民欢欣鼓舞,永生堂喜气洋洋,热闹非凡,为慰劳驻地解放军煮饭烧水,一片忙碌景象。永生堂还多次接收了个别用担架抬来的重伤病员,安排到客房进行治疗,深受伤病员的赞赏。

19456月直至194910月阳春解放,永生堂处在敌人的心脏,屹立在漠阳江之滨,时间长达4年之久,始终没有暴露。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新中国成立后,永生堂曾作为原附城供销社工场和职工宿舍。19848月,中共阳春县委县人民政府把永生堂旧址收回,列为县革命文物保护单位; 20014月,中共阳春市委市人民政府拨出专款,对永生堂旧址按原貌进行全面修葺。 

据介绍,自从永生堂被列为阳江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党员教育基地和党史教育基地以来,一批又一批来自市内外的党员干部和青少年学生等相继前来参观学习,缅怀革命先辈的丰功伟绩,重温入党誓词。这对于以史育人,推进理想信念教育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动员全市人民努力实现幸福赶追,推动中国梦的实现,都有莫大的推动作用。

从永生堂出来,漫步于春城街头,我们由衷感受到昨天的奋斗与今天的幸福生活之间的因果关系。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文明程度如何升级,我们最不能忘却的,是那些艰难岁月,以及像曾昭常等无数革命志士为改变这种艰难而体现出来的大无畏的奋斗精神。

曾昭常(1919—1952),阳春县崆峒乡黄竹头村(今阳春春城升平村委会黄竹头村)人。

19381月,曾昭常参加广东青年群众文化研究社阳春分社,积极参与抗日宣传活动。同年,于广东两阳中学高中毕业后出任《阳春日报》新闻编辑,借该报开展抗日宣传工作。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3月,曾昭常被党组织抽调到珠江三角洲抗日游击队,不久,随部队挺进粤中,在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政治部工作。19452月,在新兴蕉山战斗中脚部受伤后回到春城疗伤,伤愈后继续从事党的秘密工作。1946年初出任崆峒乡中心小学校长,任职四年间,遵照党组织的指示,先后接纳黎新培、陈钧、柯明镜等十多名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到该校以教师身份作掩护,开展党的秘密工作,还培养吸收了蒋敦燕入党。

194910月阳春解放,曾昭常任阳春县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同年11月任中共阳春县委会秘书。19502月,任阳春县工会主席,同年任土改试点工作团副团长,同年12月任阳春县一区区委书记兼区长、法庭庭长。1952年初,调往广东省总工会粤中办事处任秘书兼财务审计。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闭